十分11选5

                                                              来源:十分11选5
                                                              发稿时间:2020-08-07 16:04:29

                                                              有一些极为务实的论调指出,TikTok必须避免最糟糕的结局,就是要“活下来”,因此要“止损”,用各种办法让TikTok存活,避免落入势不两立的对手,比如脸谱公司手中,要找一个“好”的购买者,如微软变成了“在商言商、丢卒保车”思路下最务实的选择,甚至是唯一选择。从实操层面来说,这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需要思考的是,“活下来”的究竟是个什么?微软或许可以接受某种收购交易,就是完成资本/股权结构的调整,治理结构尽量保持不变;但作为在另一个维度存在的政治力量,会接受这种方案吗?如果连微软这样的收购方都遭遇到直接政治压力,TikTok拿什么作为筹码来保障自己的生存?难道是依靠对善意的坚定信念么?

                                                              就个人认知框架而言,笔者基本属于重度国家中心主义类型,认知、分析以及研判具有显著的民族主义属性。本届美国政府的核心决策圈,也基本属于这种类型。但是,在理想化的世界秩序追求上,笔者认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赞同在主权平等基础上的深度全球经济一体化;相应的,非常反感美方追求的霸权主导下的世界秩序,因为这种霸权秩序,本质上是美国主权的单向扩张,以及对美国之外所有国家主权关切的否认,在实践过程中,通常表现为对其他国家主权及主权基础上的核心利益的单向挤压。

                                                              从这一轮非常具体的博弈出发,TikTok面临的是美国三种不同类型的力量:

                                                              有的观众仗义执言,表达对反华势力的愤怒与不满。来自英格兰中部的一位观众说,“绝大多数英国民众都想与中国保持良好稳定的关系。美国政客为了自身利益,将中国立为假想敌。最近关于华为的事件彰显了美国的霸凌主义。”另一位观众写道,“大使的镇定自若值得称赞。他所说的中国没有变,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发起了所谓‘新冷战’,尤其使我印象深刻。”不少观众表示,英国政客和媒体的咄咄逼人显然受到了美国的影响,希望中英之间加强交流。一位观众表示,刘大使的访谈十分精彩,建议中国使馆加大宣传力度,把英政府与中国“脱钩”、随美起舞给国家带来的损失与危害告诉更多民众,希望使馆继续向英民众展现真实的中国。一位观众以疫情期间的亲身经历说明,病毒并非源自中国。病毒早在全世界潜伏,只是在中国最早被发现而已。

                                                              如果,最终交易结果是TikTok变成了一张“皮”:资本/股权结构中,微软及其引入的美国资本,100%全面接管;治理结构中,TikTok与字节跳动母公司切断所有联系,不再有任何隶属关系;有中国属性的投资者,只能从微软或者其他资本的结构中,获取TikTok后续的收益,但在TikTok的运营发展中没有任何的权限,这样的“TikTok”能够被定义为存活下来么?

                                                              又如果,最终交易的结果是TikTok阶段性地放弃美国及其五眼盟友的业务,暂时保全了全球其他国家和地区的业务,那他如何避免另一个国家或另外若干国家,以同样的模式,雷同的手段,要求对TikTok进行“有限拆分”?难道继续凭借自身的善意和严格遵循“在商言商”原则吗?

                                                              当美国持有显著的美国中心主义、民族主义色彩的认知时,会带着冷战思维去看待和认识TikTok,最后的实践效果是,任何具有超越这个时代属性的理想化的全球主义认知,都将在博弈中处于非对称的弱势状态:美方会从技术到政治等各层面、各梯次上提出五花八门的要求,还是那种笼罩在“合规性”外衣下的要求;TikTok则一直处于自我辩护,纠正、说明、再纠正、再说明,直到掉入无法说明的被动状态中。

                                                              7月19日,空中飘着细雨。伦敦波特兰大街49号,中国驻英国使馆巍然屹立,跨越了三个世纪、三个时代。由此向南数百步,一街之隔,正是节目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英国广播公司(BBC)总部所在地。

                                                              针对美国政客关于“中国试图破坏或迟滞美国疫苗研发”的无理指责,刘大使指出,我不想浪费你的访谈时间去驳斥这些“逢中必反者”对中国的无端指责。中国在疫苗研发上非常开放,正与包括英国在内的各国科学家开展研发合作。习近平主席在第73届世界卫生大会上明确表示,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特别是要实现非洲最贫穷国家等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担负性。

                                                              面对主持人唱衰香港,刘大使说,“回归祖国23年来,香港人享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回归前,他们有什么自由?他们可以自由选举港督吗?末任港督还是英国政府任命的。而过去23年中,香港人已经自由选举了5任行政长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