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彩

                                        来源:51彩
                                        发稿时间:2020-08-08 06:24:13

                                        中国工业三十多年的实践证明,虽然中国的经济发展将长期需要吸收、利用和借鉴外国技术,但从引进外国技术到掌握技术并获得能够参与技术变化的能力,必须经过以中国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学习,而自主开发是学习外来技术最有效的途径。“三段式”思维的错误就在于,以为通过购买和使用就可以得到“技术”,却在政策上忽略甚至排斥了学习这个最重要的变量,所以在实践中从未达到过自主开发的目标。

                                        事实上,仅仅是因为TFT-LCD工业的技术进步速度,就没有任何国家和地区可以依靠“转让生产线”式的“产业转移”来发展这个工业。因此,虽然全球化的条件使技术知识和信息高度流动,但利用这些知识和信息而实现发展仍然只能依靠通过学习而获得的自主能力。

                                        最早开发液晶显示技术的美国企业没有能够实现产业化;虽然日本企业进入这个技术领域是从购买美国企业的技术许可证开始,但其却是依靠自主的开发和创新才使新技术产业化的;虽然韩国企业毫无疑问地“学习”了日本企业的技术,但两国之间没有“产业转移”——韩国企业是以自主能力成长和进取性投资战略把液晶工业推进到电视时代的;中国台湾的企业进入这个工业领域的重要条件是日本企业同意“转让技术”,但台湾企业能够利用这个机会而使液晶工业崛起的必要条件,还包括它们在此前所做的准备(包括半导体工业的能力基础和工业技术研究院的研发活动),特别是在进入该工业领域后所采取的进取性投资战略。

                                        《联合报》称,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以“军购案”名义宣布售台“爱国者”三型导弹重新认证的设备与技术,而此项所谓的“军购案”事前未经过台当局内部军购程序审核机制,包括台“空军司令”熊厚基、台防务部门负责人严德发等人均未曾签名核定,所涉及的部门包括台湾防务部门“战略规划司”、“后勤次长室”也未曾知悉。台军高层则是在当日媒体报道后,才知道有这笔“军购案”。

                                        报道称,在查询2020年度台防务部门预算案后发现,台“空军”确实在“后勤及通资业务预算”,编列有“‘办理爱国者系统附属装备维护’、‘爱国者二型导弹重新验证暨寿限零件更换’以及‘爱国者三型导弹发射架暨导弹野战技术协定代表维持’等各式导弹维护所需军事装备设施养护费”预算,额度超过18亿元新台币,属于非军事投资性质的“作业维持费”。报道称,但相关预算明年(2021年)突然“爆增”至近200亿元新台币,而且变身为“军购案”经美国抢先正式发布,恐怕将迫使台当局不管是防务部门或台“立法院”,都必须“硬吞”下去,核准执行。

                                        中国TFT-LCD工业为中国如何才能实现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讨论提供了一个生动的、正在发展中的案例。在本报告结束时,我们从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的角度,概括出中国TFT-LCD工业发展历程对于思考技术政策和产业政策的四点教训。

                                        第四,以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为重点的中国经济发展要求政府能力的成长。

                                        对于发展TFT-LCD工业乃至其他高技术产业来说,政府的作用之所以重要,还因为现有的政策体系和体制并不适应以中国竞争性企业成长为主要动力的产业升级的需要。只有政府自己采取目标明确的行动,才可能改变旧的并创造出新的政策体系和管理体制。

                                        政策思维转变和机构重建是政府为积累知识而进行学习的前提条件。政府的学习也是组织性的学习,需要与工业的实践互动,需要系统地积累知识和经验,需要试错。产业政策的有效性必须建立在工业特定甚至企业特定的知识基础之上,不仅因为每个工业都有自己的技术轨道和竞争,还因为技术和工业竞争条件永远处于变化之中。产业政策的微观特性对政府知识和能力的要求是更高更多,而不是更低更少,所以政府能力的增长与竞争性企业的成长都是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所不可缺少的要素。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的住址会出错呢?我相信负责的美国官员是用了我2016年6月以政务司司长身份访问美国时申请入境签证时的资料,而忘记更新,而护照号码没被披露的同事,可能是近年都没有申请访美签证。若果我的推测准确,把因申请签证的个人资料交给财政部门作入境以外的用途,有否违反人权的保障,值得商榷。